澳亚集团赴港IPO:加速长大是关键词,股东含新乳业、元气森林

2022年乳企加速资本化。

10月16日,Choice数据显示,澳亚集团已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澳亚集团是中国前五大奶牛牧场运营商之一,就原料奶的销量、销售额及产量而言,澳亚集团在中国所有奶牛牧场运营商中排名第三、第四及第五,市场份额分别为1.6%、1.8%及1.7%。

招股书显示,本次上市,澳亚集团计划将募集到资金用于扩张奶牛牧场群、建造牧场设施及购买设备等。

目前,我国已形成了少数全国性乳企、数个区域性乳企以及众多地方性乳企并存的市场格局。专家分析称,随着乳业集中度提升,中小乳企仍面临出局风险。

澳亚集团客户包括蒙牛、光明、君乐宝等

据澳亚集团透露,蒙牛、光明、君乐宝、新希望乳业、元气森林、简爱等均为其客户。澳亚集团认为,公司能够和众多优质客户保持稳定合作,原因在于我们能够大规模稳定供应优质及可追溯的原料奶。

2019年至2021年以及2022年前6个月, 澳亚集团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各占集团持续经营业务总收入的81%、72.6%、65.7%及65.3%。

数据显示,近年来,澳亚集团每年生产的原料奶达数十万吨。2019年至2021年以及2022年前6个月,澳亚集团生产的原料奶依次约为56.54万吨、58.28万吨、63.88万吨、35.92万吨。

澳亚集团母公司佳发集团自1997年以来在印度尼西亚开展相关业务,具备专业技术、专业知识和经验,澳亚集团于2009年开始在中国运营自己的奶牛养殖业务。目前,澳亚集团在中国拥有及经营10个奶牛牧场。截至2022年6月底,澳亚集团的总存栏量为111424头奶牛。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更多高清图片

近年来,澳亚集团分业务业绩情况

澳亚集团两个主要业务分别为原料奶业务及肉牛业务。澳亚集团也从事其他业务,即自有品牌澳亚牧场乳制品的销售。澳亚集团综合养殖模式包括奶牛育种及养殖、原料奶生产及销售、肉牛育种及养殖以及肉牛的销售。

近年来,澳亚集团分业务毛利情况

根据上表可知,澳亚集团的原料奶业务和肉牛业务近年来有所下滑,截至2022年6月底,其原料奶业务的毛利率为27.2%、肉牛业务的毛利率为4.1%。

对于毛利下滑的原因,澳亚集团解释称是成本上涨所致。

新希望乳业、元气森林现身澳亚集团股东阵营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及2022年前6个月,澳亚集团的营收依次约为3.52亿美元、4.05亿美元、5.22亿美元、2.78亿美元。

2019年至2021年及2022年前6个月,澳亚集团持续经营业务的期内利润依次约为7463万美元、9908万美元、1.05亿美元、2984万美元。

今年上半年,澳亚集团来自原料奶业务的营收约为2.42亿美元,占营收比例为87.1%;来自肉牛业务的营收为2500万美元,占营收比例为9%。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在介绍客户情况时,澳亚集团特别提到我们不依赖控股股东作为下游客户。

长期以来,伊利、蒙牛等乳企占据强势话语权,影响着中国乳业江湖的版图分布。澳亚集团的客户则比较分散,不再重度依赖乳业前三或前五大客户。澳亚集团属于上游牧场企业,它的独立性有利于不被下游企业捆绑,上市以后发展壮大更能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乳业高级分析师宋亮告诉记者。

招股书显示,澳亚集团执行董事分别为陈荣南、Edgar Dowse COLLINS、杨库、高丽娜,非执行董事为平田俊行,独立非执行董事分别为辛定华、李胜利、张泮。其中,陈荣南、张泮是新加坡国籍,Edgar Dowse COLLINS是澳大利亚国籍,平田俊行是日本国籍。

IPO前,澳亚集团的股权结构

根据上图可知,IPO前,澳亚集团的第一大股东为佳发(新加坡),持股比例为62.5%,明治中国持股为25%,朴诚乳业持股为2.5%。

乍一看,分别持有5%股份的Plutus Taurus(中国香港)和GGG Holdings(中国香港)似乎有些陌生。事实上,元气森林间接持有Plutus Taurus约94.5%的股权,GGG Holdings为新希望乳业(证券简称:新乳业)的全资子公司。

根据新希望乳业发布的公告可知,新希望乳业不仅成为了澳亚集团的股东之一,还与其就中国区域奶源供应事宜达成战略合作并签署了有关奶源供应协议。新希望乳业认为,此举有助于降低公司原奶购买成本或费用,推进鲜立方战略实施的进一步提速。

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多家乳企扎堆IPO

经过多年的市场化竞争,我国乳制品行业已经形成了几家全国性龙头企业、多家深耕一个或多个省份的区域性乳制品企业以及众多限于单个省份或城市内经营的地方性乳制品企业三类市场竞争主体共存的格局。

Choice数据显示,A股目前有30家乳业概念股,今年上半年25家盈利5家亏损。虽然普遍盈利,但是各家企业之间业绩差距显著,净利数十亿元的只有个别企业,多数企业净利不足1亿元。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2022年以来,多家乳企如同澳亚集团一样,把上市计划纳入行程表,比如温氏乳业、君乐宝、认养一头牛等。

乳业专家宋亮表示:现在很多中小企业对市场的信心非常不足,他们为什么这个时候还要上市?众所周知,上市不但可以让部分乳企通过融资来缓解流动性风险,还可以让一些企业获得更好的估值,更加容易卖出好价钱。尤其一些企业上市的重要原因是管理层为实现变现、让企业有更好的估值,以便套利走人。

在宋亮看来,无论是网红乳企还是区域乳企,如果能够成功上市,可以加速自身成长,但上市并不解决所有问题。目前中国乳业市场已经处于阶段性饱和,伊利、蒙牛等龙头企业综合优势太明显,乳业集中度还会进一步提升。大浪淘沙,即使上市也不能解决产能落后、企业管理效率低下的老问题,那些缺乏创新的中小乳企将逐步被淘汰出局。宋亮表示。

记者 阎侠 编辑 徐超 校对 付春愔

event_note 11月 2, 2022

account_box 海归 回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