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殡葬业,要被中国人承包了

如中国一样,日本的火葬场,大部分都是由地方政府经营,属于公共服务企业。

日本首都东京却是个例外。

这座超级大都市里的9个火葬场,有7个是私人经营的。

其中的6个,又归东京博善株式会社所有。

可以说,东京博善基本上控制着整个东京的火葬场业务。

东京博善是一家年营业额超过93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5亿元),净资产35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7亿元)的企业。

东京博善的控股权,掌握在日本广济堂公司手里。

广济堂的主营业务是印刷,年销售额一度高达200多亿日元。

2004年,企业创始人樱井义晃去世后,主营业务一落千丈,经营一度陷入困境。

现任日本自民党副总裁麻生太郎的家族企业——日本麻生集团,因看好东京博善的市场前景,便收购了广济堂约20%的股份,一度成为最大股东。

最近几年,麻生集团陆续减持了广济堂的股份,只保留了12.6%。

一家名为グローバルワーカー派遣的公司,以17.54%的股份,一跃成为第一大股东。

股权变动情况

グローバルワーカー派遣这家企业的背后,是一个名叫罗怡文的中国人。

罗怡文旗下的另一家公司R&Lホールディングス株式会社,还持有广济堂10%的股份。

如此一看,罗怡文基本上控股了广济堂。

安倍晋三的遗体,便是在东京博善旗下的桐谷殡仪馆火化的。

在日本,殡葬业是个不错的生意。

一方面,日本老龄化严重。

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人口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2月,日本总人口为1.25亿,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为3624万人。

2022年上半年,日本死亡人数约为77.7万,较去年同期增长6.6%。

根据日本政府的估算,2040年,日本65岁以上人口将接近4000万。

庞大的老龄人口,是日本殡葬业持续发展的基础。

另一方面,日本殡葬业消费高。

此前,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葬礼大概花掉了2.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206万元),因花费超过英国女王而引发争议。

事实上,别说高官富豪,即便是日本普通家庭,在身后大事上也舍得花钱。

潜在消费者多,消费力强,日本的殡葬业实在是日本为数不多的几个成长型产业之一。

东京殡葬市场的特殊性,亦是罗怡文出手的重要原因。

日本不仅地少人多,人口还高度集中。

比如,东京都会区面积只占日本国总面积的约3.59%,但2020年,这里的总人口约为3600多万,几乎占了日本国总人口的约三分之一。

像日本东京这样的大都市,火葬场本身就比较紧张。

从2010年开始,日本部分火葬场就已经出现排队的情况。

近年来,日本新冠疫情严峻,死亡人数激增,火葬场的生意更是火爆。

人多火葬场少,日本为什么不新建一些火葬场呢?

日本政府也想建,却没那么容易。

大家都知道,有个词叫邻避效应。

像火葬场这样的公共设施,人人都知道是必需的,但人人都不愿意让其建在自家门口。

特别是在日本,土地私有,要建新的火葬场,几乎是不可能的。

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到2014年,日本城市周边仅仅增加了200座火葬场,根本无法满足新增的需求。

这意味着,东京博善做的基本上是铁打的生意。

中资控股东京博善后,还优化业务,搞起了一条龙服务。

按照惯例,要享受火葬场的服务,要通过殡仪馆居中联络。

现在的东京博善,与当地大型殡仪公司协作,建立合资公司。

如此一来,东京博善可以绕过殡仪馆,直接承办葬礼。

东京许多殡葬从业者惊呼,长此以往,他们要被中资控股的东京博善击败了。

早在《每年百万口棺材运到日本:山东最穷贫困县,承包了日本人死后的体面》一文中,正解局就介绍过,日本90%的棺木都是中国山东曹县生产的。

凭借着棺材生意,曾经的山东最穷贫困县,站到了世界舞台上。

至此,加上火葬场,中国人又承包了日本人的一项身后事。

event_note 11月 2, 2022

account_box 海归 回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