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港上市后,B站一路坎坷

进入2022年下半年,恒生指数的并没有迎来市场期待的反弹,恒生指数在震荡中迎来新一轮的下跌,10月以来不断下挫的恒生指数一度创下2022年以来的新低,恒生科技股更是全线走低。作为成分股的哔哩哔哩(09626.hk)自回港上市以来就受到是市场的较大关注,但股价同样一路走低,较上市初股价跌幅高达90%。

01 股价下跌的原因

B站股价暴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雪球网)

从大环境的角度,一方面是整体行情下行的拖累。进入2022年,由于宏观环境下行

叠加中美政策冲突的影响,全球的科技股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苹果(AAPL.US)上周累计下跌4.6%,创2月份以来最大单周跌幅。微软(MSFT.US)上周五下跌0.3%,全周跌幅接近5.5%,为2020年10月以来的最大单周跌幅。

另一方面是市场悲观情绪的蔓延。9月美联储议息会议表态超预期鹰派,美股大幅调整、道指年内新低,并冲击国内市场风险偏好、导致9月以来外资流出;大国博弈之下,国内市场情绪也受到扰动;市场成交显著缩量、存量博弈的情况下,遭遇风险偏好的急剧收敛,加剧市场波动。市场风险偏好下行,加上前期市场调整幅度较大,叠加疫情冲击,科技股公司由于本身受到的市场情绪影响较大,所以成为了领跌的对象。

哔哩哔哩作为风险偏好较高的科技股,在环境较差的背景下走弱是必然的情况。

从公司自身的角度,根据哔哩哔哩最新发布的二季度财报显示,公司二季度实现营收49.1亿元,同比增长9%;净亏损20.10亿元,同比扩大79.3%。营收虽然保持了增长,但这一季度是B站上市以来的营收最低增速。哩哔哩多年增收不增利,净亏损的扩大暴露出公司面临社区成长和商业化能力暂时不匹配的问题,新增用户不能很好地转化为公司商业价值的增加。这是由于b站用户群体偏年轻化,相对来说付费能力较小,消费意愿较弱,商业化潜力较低。

这里可以横向对比奈飞(NETFLIX.US),2022年二季度Netflix的付费用户达到2.2亿人,月度会员平均12.99美元/月,相比之下,B站的月会员价格是奈飞的六分之一,付费用户数量仅是奈飞的八分之一。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02 B站突破困境的行动

事实上,在去年4月回港上市时,资本市场几乎都对B站寄予了厚望,大批投资者排队认购。只不过任谁也没有想到,短短一年的时间,B站竟然跌跌不休,股价从1052港元/股的最高位跌到了10月17日的86.5港元/股,市值丢失超过八成,创2019年以来新低。

中金发表报告指出,哔哩哔哩二季度业绩表现低于中金预期,主要是收入相对承压,研发及管理费用率超于预期,公司预计第三季收入为56亿至58亿元,低于市场一致预期。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不过,尽管亏损持续,但B站的亮点也非常突出,财报中用户增长的数据指标依然很稳。二季度,B站月均活跃用户数首破3亿,同比增长29%;拉长时间周期看,B站近几个季度的增速都保持在30%上下。日均活跃用户数达8350万,同比增长33%,同时,B站的每月付费用户为2750万,32%的同比增速也和上一季度基本持平。

从财报数据来看,B站的日活用户与月活用户比例从去年同期的26.4%增至27.3%,说明B站社区粘性还在不断提升。在这样竞争巨大、全面低谷的大环境中,能够保持用户增速在30%以上已经是非常难得的。

用户粘性高、且用户数量在整体市场都逐渐走向天花板的现在依旧能保证强大的增速,这也是市场能够一直看好B站的原因。但是只提流量是不够的,如何将用户转化为付费用户是目前b站的关键。

面对困境与挑战,B站也做出了行动。

首先是在内容层面,内容是用户增长的关键驱动力,优质的内容可以吸引和留存用户。B站对此也进行了尝试:在2019年10月,B站就上线课堂频道,开启付费课程内测;2020年知识区内容爆发之后,B站又和罗翔等名师合作推出付费课程;今年6月20日B站UP主邓肯上传的世界十大未解之谜系列视频,成为哔哩哔哩全站首个付费视频合集。这些都意味着后期优质原创内容以及拥有版权的动画都有开启收费的机会。

其次是在广告层面,B站没有贴片广告,照搬抖音、快手的短视频里那样简单粗暴的广告是不现实的,所以B站广告较难变现。事实上,B站对于广告的曝光也在尝试中,目前B站在PC端主页、弹幕列表下方和视频播放框下都投放有广告。受限于广告供给和加载率不足,B站的广告收入相比短视频很低,但潜力巨大。

另外在电商层面,B站的自营品类较少,带的货均来自第三方电商平台,购买链路上需要跳转到外部平台,无法在站内完成整个消费过程。基于受众更具针对性,B站选择以销售二次元产品作为电商突破口,既很好利用了自身优势,精准定位,同时又能反哺IP内容的宣发和热度。可以说,B站自营电商是由内容衍生商品,而其他平台电商则是由商品衍生内容。

总的来说,宏观环境的影响终归需要市场自身来化解,目前中概股面临严重的低估,从长期角度来说,除非押注中国经济崩溃,否则中概股处于绝对低估状态,待经济状态好转,互联网企业的估值必然迎来重塑。 B站高层透露将争取在2024年实现盈亏平衡,以目前B站完善基建、加速商业化探索的行动和成果,已经传递出了后续实现更健康增长的信心。

本文源自满投财经

event_note 11月 2, 2022

account_box 海归 回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