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小盒王先锋:我做出了一个“包你满意”的设计工具GGVOMEGA访谈录

原标题:包小盒王先锋:我做出了一个包你满意的设计工具 | GGV OMEGA 访谈录

如今,新兴消费品牌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它们开启了一种全新的小批量上新销售模式,间接带动了包装设计服务的发展。包小盒的创始人王先锋,正是从这种变化中窥见了创业契机。

身为一名连续创业者的他,早在浙江大学读硕期间,就迈开了创业的步伐。从美妆社到LBS帮助应用乐帮再到心书,他在创业路上摸爬滚打,不断积累经验,最终把目光瞄定3D包装设计和印刷服务平台,这才有了如今蒸蒸日上的包小盒。

看到包装行业发展潜力的他,同时也发现了包装设计领域隐性的痛点。个性化定制的需求,设计和印刷环节的高成本,用户使用门槛,同时横亘于眼前,将它们逐一击破的包小盒,也借此得以立足市场,少有竞争对手。

那么热衷创业的王先锋,因何选择了包装设计领域作为创业切入点?在这个过程中,又是如何让包小盒具备独家竞争力,在市场站稳脚跟呢?诸多关于包小盒的独家奥秘,尽在今天这篇文章里。

当一个连续创业者选择和设计死磕

听说您是一名连续创业者,那您这次为何会选择包装相关领域呢?

如果回溯的话,其实和我上一次创业有一定关系。2014年,我创办了定制化出书平台——心书·微信书,其实也是一个设计加印刷的事情,主要是帮助用户导出朋友圈图文,由系统协助自动排版并打印成书。但是这到底是一个小众市场,受众群体主要是女性,尤其是妈妈角色,营收很难有上升空间。

不过,经过此次创业,我们还是找到了一些可以赚钱的特质,比如排版这件事,在过去大众的思维里,三审三校都是出版社做的事;但我们经过AI处理,几乎已经达到民用出版社可以使用的水平。这意味着,它能够把市场参与人群变大,即便它是个小众市场,但依旧能被我们变大100倍。举例来说,我们大概统计过一个数据,全国作家协会可能有5万人都出过书,但我们上个项目大概服务过500万用户,等于多了100倍的人参与。

在过去的传统产业结构中,要想做这么一本自己的书,让印刷厂单独帮你开机、印制、裁剪、发货,需要2000元/本,但我们现在成本大概是20元/本。对比一下数据,也就意味着人群从5万扩大到500万,成本从2000元降低到20元,这时企业就爆发出大于传统市场一万倍的能量。这个对比不一定准确,但基本是这样一个数量级,市场扩大了100倍。

于是我们就在想,既然个性化印刷的市场容量还是很小,但既然能够有如此大的能量,那有没有一个更大的市场,让我们能够把这100倍的能量搬过去呢?

依托于这个逻辑,我们想到包装设计存在一个痛点,刚做一个产品,也不知道可以卖多少,需要打样,但印刷厂印刷起步数量太多,那就可能导致包装堆积。

其实印刷厂之所以成本高,是因为它没有连续订单,只服务于你这一次,然后就要关机闲置;但如果你把大量散的需求放在一起,足以让机器不停运转,那么成本自然而然就下降了。

所以归根到底,从前面做书,到后面做包装印刷,实际上一脉相承。包装印刷行业,一看就知道市场比做书高很多,它们的市场容量几乎接近2万亿,能否有所收获,关键是看我们能够从中做到多少事情。

您本身不是学设计的,但之前心书涉及设计,包小盒也是关于设计,为什么会选择死磕设计呢?

其实选择死磕设计,并非出于我自己多么具备审美能力,而是站在一个逻辑分析下去做的。设计这件事其实很矛盾,大家普遍认为设计是有门槛的,有一定职业范围,但与此同时,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对设计指指点点。

这就好比听一首歌、看一幅画,大家可以根据个人感受去评价歌是否好听、画是否好看,但真正让所有人去创作,又非常难。可我觉得设计并非普通人不能靠近的,无非就是需要一个降低门槛的工具而已。

刚好在我们做包小盒的时候,关于降低设计门槛的想法,已经有人去验证了。比如国外有设计软件Canva(国内叫作可画),国内也有稿定设计、创客贴等在平面领域降低设计门槛的APP。以前我们要用PS、AI去处理一些很高大上的素材,但如今我们可以在这些平面网站上轻松处理,哪怕我们并非专业设计师。

包小盒企业渲染专属通道

这让我们看到这个领域的门槛是可以降低的,然后包装领域有比平面设计更难之处,无非就是需要再降低一些门槛,然后这些问题最后都被我们解决掉了。所以我们觉得,设计是可以全民化的,大家都可以参与进来。

当不必要的浪费减少,

就算是迈出了环保的一步。

有没有投资人问过您,您做这个事好像不怎么ESG?

其实有人问过,我也可以回答你,其实我们这个是相对ESG的,而且我们还承担了更加环保的角色。的确,包装本身需要消耗森林资源,产生污染,但首先,我们没有开工厂,没有直接增加碳排放或者消耗。

其次,我们是有所作为的,因为很多企业以前在打样时,样品在确定之前,需要经过一轮又一轮调整,这会造成巨大浪费;但我们今天在客户最终打样之前,就已经通过电子渲染到足够逼真,可以还原一些材质、纹理、工艺等,甚至可以设置不同场景效果,比如放在家里或者摄影棚等,省去了反复修改打样带来的损耗。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包小盒在打样这个过程中,解决了包装市场对于真实物理纸张的消耗。

包小盒渲染作品

另外一方面,也是包小盒正在开始做的事情,就是小批量。比如我们之前创业就被迫做了5000个盒子(虽然最终用出去了),假使没有卖出去,那这些盒子就被浪费了。如果今天,我们可以200个起印,那就节约了不必要的库存浪费。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我们是对ESG做出了一定贡献的。

我很好奇,我们最少可以印多少个盒子?印1个盒子、100个盒子、1000个盒子,它们的单个成本是一样的吗?

那肯定不一样。大概毛估一下,比如这个盒子,如果只印1个,大概是50块/个;如果印100个,可能3-5块/个;如果印1000甚至10,000个,那差不多会降到0.8-1块/个。所以我们未来最希望实现的就是,做100个200个的成本和做1000个10,000个的成本差不多。

其实我刚才也讲了点原理,假设你要做100个,背后还有100个其他企业也要做类似设计,纸张是一样的,那我们就可以一起做,把这批货合在一起,当成是10,000个的,这样成本就会降下来。

包小盒只做纸盒吗?

起初我们的确只定位了纸盒。最早创业时,我们定位是纸袋,然后是运输的箱子,希望能够在网上进行个性化定制并下单。刚好我们有一个合伙人叫刘洋鹏,在我们这边主要负责包装工程,他发现这些结构设计一通百通。只要我们开始定位的最常见的盒子能做,那后续所有东西都可以做。

包小盒香水包装图

在我们上线后发现了大量需求,于是就开始补齐在除了纸盒方面的其它包装像装东西的瓶瓶罐罐,零食或者别的产品软包装,现在都可以在包小盒的平台上找到。直到今天,我们应该已经补得相对齐全了,基本你现在去趟大型超市,目之所及的瓶罐袋,95%都可以在我们包小盒模型库里找到。

包小盒从设计到交付,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周期?

我先讲传统周期,方便你进行对比。正常来讲,假如你是一个甲方,那么你得先找广告公司做平面图、效果图,期间可能需要反复15天。到工厂后,需要通过CAD软件重新画图纸,画图之后再把广告公司的设计图贴上去,进行一定优化后开始打样,这个过程可能又需要至少一周到两周。

最后到大货加工阶段,如果所有东西确定并齐全,那一般一周就可搞定。但是如果工作没有原材料备货,比如缺少纸张等,就需要去上游进货,中间若再出岔子,可能要两周才能拿到货。如此一来,从设计到落地,通常周期就需要45天左右。所以以往那些大牌公司需要提前2-3个月去着手这件事。

包小盒模板选择的操作页面

现在有了包小盒,如果你有个设计师,我们一般三天之内给你设计稿,如果你自己做,可以一小时做完,也可以用我们的模板改几分钟就做完。一旦你在保险合同成品做完后确定,点了下单按钮,报价立即就出来。如果到了打样环节,我们应该可以在24小时内邮寄给你,你可能能够在48小时内收到样品。如果是大货,几百上千个,甚至几十万个,最多也就需要15天。

帮用户省钱,

就是为我们自己赚钱

相对来讲,包小盒还是To B的,软件会持续收费吗?

其实从第一天开始,软件就在收费,只不过我们把收费当作一个实验。我们希望以最便宜的使用价格,让设计师几乎没有任何心理门槛去使用。现在我们大概是39元/月,这还是涨了10元/月以后的价格,之前更便宜。

前期也是因为有人投资我们以后,我们本身财务上没有那么紧张,所以我们也希望能够让更多用户能够使用我们的产品,而不是一开始就去做盈利计划。不过我们也不能完全免费,这样就无法测试这个产品是否真正有价值。

那您后续还会再涨价吗?

您所说的供应链,除了包装印刷类,有做其他品类吗?

我们会把软件卖给各类企业,比如咱们今天穿的GGV OMEGA的衣服,完全可以在包小盒平台定制,我们也卖给这样的企业软件,但我们自己不做这个业务。

我们还是希望定位在包装业务上,倒不是说包小盒三个字束缚住了我们,而且我们必须在盒子也就是包装行业去沉淀。我们把我们的能力提供给其他产业方,让他们去用,实际上工厂用的是我们的一个软件,但我们全程不会管任何供应链相关事情。

您是怎么找到自己的供应链的呢?还是说跟心书有关?

完全没关系。虽然同处印刷行业,但印刷行业其实分门别类,从印制纸质到不同形态等,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是不同的厂家。

不过我刚提到的合伙人刘洋鹏,他之前是一家工厂的小老板,有从工厂带来的非常多的供应链资源。他不但有供应链资源,还有客户资源,他自己有一个论坛,运营了很多年,都是非常资深的设计师,我们第一批设计师用户就是来自于他。他自己也是一个专业的包装工程师,能够帮助我们把这些包装盒型全部列举出来,特别棒。

包装设计特别美≠绝对卖得好

您觉得现在设计比较好的包装盒都有哪些?设计差的呢?

我也不能说是设计好或差,就说印象深刻吧。比如30年如一日不变包装的椰树椰汁,如果让我去看,设计上的确没有美感,但在商业上是成功的

其实我们最后定义包装,一个好包装的最终定义结果就是能把货卖出去,让消费者认可它的价值,并记住它。所以从这个点来讲,我认为它既是好的包装,又是相对美感上做得较差的。

当然通过对这两年的新消费观察,大家可以发现,包装越来越出彩了。从元气森林开始,大家对包装不是拍脑袋决定的了,而是让用户进行选择了。

怎么让用户进行选择?

比如互联网有一个规则,让新网页时,不知道哪个好,就用AB test,两个都上,最后看喜欢哪个网页的人多,然后就下架另一个。其实包装也可以这样,比如两个包装,一个蓝色一个粉色,放在超市发现粉色卖得最多,那蓝色就不印了。

您刚刚提到元气森林,那您觉得它的包装好吗?

我个人觉得又要分两块来讲,看它的卖点是什么,以及它的包装整体打造。如果让我作为消费者去看,我看到0糖0卡,这个标语一放,安全感和倾向性就有了。再一看他的字体设计,加上名字又有点日本feel,营造了进口货的感觉,从这两点来看,那它就成功了。至于审美上,我不会觉得元气森林是一幅很美的画作。

不过从审美看,我对农夫山泉之前的手绘系列很有印象,就是关于东北原始森林动物的。我认为从视觉美学来说,农夫山泉那系列包装具有它的成功性,至于卖得好不好,那我就不是很了解了。所以这两件事情是要分开的,一个包装设计特别美,和它卖得好,二者不完全等价。

每家企业最心酸的时刻,

都与钱相关。

我们再聊聊关于融资,听说您第一笔钱拿的挺轻松的?

其实也没有那么轻松。我觉得每家企业谈到最心酸的时候,肯定都是跟钱相关的。在拿第一笔钱的时候,如果再晚几个月,或者再晚两个月才有意向投资的话,可能包小盒就关了。

您是怎么说服酷家乐投您的呢?

酷家乐是做家装的,他们也想过做包装领域,但没真的去做,不过他们内部也真的去看了,甚至做了他们比较擅长的建模渲染。

不过他们遇到了一个难题,就是他们建完模后,发现有一个盒子,建好了挺逼真挺能用,但只能适合这一个盒子。他们在和我们一起聊完以后,他们内部调研就发现,每一个盒子都需要单独一个建模,但对我们来讲,特别讨巧的地方就是,一类盒子只需要一个建模,然后剩下的只要改尺寸,然后模型就都符合用户的需求了。你可以这么理解,对设计师来讲,是生产力的极大提高,否则每个模型都要建模是很麻烦的。

所以在这个基础上,酷家乐就比较相信我们在包装领域的作为,当然我们也有了一个君子约定,他们不再做包装领域的事情,我们也是很怕这样一个巨头的。

拿钱会有压力吗?

毋庸置疑,会。以前我听有一个投资人讲,投过的CEO很快就胖了,我说难道是因为拿钱之后开始吃吃喝喝就胖了吗?后来我觉得可能是压力大就胖了。

大家作为一个有良知的创业者,都非常清楚,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个钱又不是自己赚来的,即使没有真正的债务压力,情感压力还是存在的。

我当是也觉得自己蛮有压力的,也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办法化解。不过能够看到这个业务增长,心理上还是有些宽慰。拿完融资后,我还给自己剃了光头以明志,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心理补偿。

一步一履,

在用户内心播种信任。

创业者一定是有目标的,那您的目标是什么

这就要看近期还是远期了。我个人说白了,不是特别擅长进行远期规划的人。不过我们最远的规划,其实我们的办公室墙上也写了三步。

这其实是一个5年规划,前面两三年我们已经按照规划完成了。在软件领域,我们在海外有我们的海外版,我们的企业有我们的企业版,然后还有我们的个人版。这三块软件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大家提高包装设计效率的问题。

按照我们的步骤,接下来一步就是,从今年开始,我们要着手去服务工厂,这也意味着,我们的图纸要能够无缝对接到工厂,同时我们可能也会承接一部分加工服务,能够反哺我们的工厂,让工厂有订单。

最后是我们之前觉得能力没完全达到的,就是新的消费品,或者说大公司的新品牌,他们需要一整套包装的解决方案,包括设计、加工、打样。

在前两步都做好后,我们就要开始第三步,直接服务所谓品牌方,帮助他们从头开始梳理市场定位需求,包括怎么把设计做得美、产品卖得好,以及什么工厂性价比最高,最终我们会达到一个定位——一站式包装设计。

那您不是还需要去聘用设计师?

其实我们这个模式和传统模式有点不同,你可以把我们理解为派单平台。大量设计师已经在包小盒每天做设计了,我们会本着负责的原则,根据对方能力和风格来派发订单。其实今天我们应该在做这样的事情了,每天都有甲方通过我们的介绍,然后有一个设计师快速帮他完成任务。

您还记得让您印象最深刻的一个客户,或者是最难搞的一个客户吗?

因为我不是直接负责生产这块,所以生产这块,我没想到特别值得讲的,因为大家都是一个相对常规的需求,我们服务也比较好,所以也没有什么难搞。

不过我可以讲一下我们最近一个订单。我以前认为我们服务不了特别大的客户,觉得5万10万以上的订单都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第一因为它毛利比较低,第二是有很多竞争对手,其他厂商也可以做。

然而最近我们有一个大概45万的订单,就是包装这么一个项目。我觉得我们特别好的一点在于,假设我们只是一家工厂,客户很有可能不会选择我们。偏偏客户是在我们这边做了设计,我们给他做了打样,还帮他做了盒型结构的一些优化改良。其实前面每个项目都是收费的,但每一步都没有绑架,随时可以停止。

正因如此,客户做了前一步后,对包小盒的信赖感是逐步增加的。有了信任之后,这45万的订单,自然而然放心大胆地交给我们了。

所以我也常在公司内部讲,我们的服务要获取用户的这种信任,展现包小盒在包装领域的专业,体现和传统服务商不一样的气质,即干净阳光透明,不会提前收押金,每一次交易就是每一次交易。

说实话,我感觉近一两年,包小盒发展还算是快的。

其实我们自己认为还是要稳扎稳打,所以相对来讲还是慢的。很多人从第一天就告诉我们,你既然有这些软件,有那些用户,为何不找工厂开始接印刷单?但是我们清楚,印刷道路上还是有很多坑,比如颜色、文件校验还有和工厂的沟通问题、能否上机等,如果软件没做好,这些没有解决,就提早迈出那一步,那你对于客户的服务就是不够的,我们和传统服务也就没太大区别。所以我们始终忍着先不走向工厂,前面一直在磨合我们的软件。

世上无完人,

管理即修行。

您在未来有什么计划吗?包括人员管理。

还是要看企业的自身发展需要,当我们有一个业务需要更多人时,我们自然会在这个领域投入更多。如果要问一个整体计划,毫无疑问,我们肯定还是在技术领域投入更多。

无论我们做设计服务还是加工服务,虽然都是传统服务,但是我们依然有一个梦想,就是通过技术和数字化手段,提高效率,降低交易成本,所以最终人员应该还是工程师领域会偏多。

您踩过什么坑吗?

当然踩过,举个例子,我们刚才讲我们说企业最后买单是To B,但事实上,我们早期发展从0到现在,大概有150万用户,其实都是To C。

之所以打引号,是因为我们觉得用户的确是设计师,虽然是以个人身份使用,但TA背后服务的公司肯定是To B的,所以我们理所当然以为To B就应该是我们的收入来源。其实当你软件还没达到足够水平,直接就To B,那就很难替代它原有的东西。这个坑我们踩得很深,长达一年。

如果企业要求很高,比如大牌化妆品公司的产品,原来是通过摄影师搭影棚才拍得很逼真,今天你跟他说,我可以替代你的摄影师,他听了很兴奋,但一看结果,总有那么一点点没法替代,那他是不可能买单的。

所以我们现在回过头来,就是说先不要碰别的东西,要把这些底层技术摸透。到时候再回到企业,回到我们的 To B客户,那大家看到你的心态就不一样了。

我感觉您的性格比较温和,在管人方面会不会有很痛的时候?

温和也依然会有内部冲突,一开始我会想,会不会是我的问题,会不会是公司问题,当然这肯定都和人有关系。后来我们发现,这是一个比较客观普遍的问题,每家公司都一样,不存在一个特别完美的解决方案,管理不像科学那样,1+1一定等于2。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每个人都在历练、摸索,你也可以理解为是一种修炼。

那您有什么修炼心得吗?

我个人认为,从管理上角度来讲,一个是要包容,因为人一定是不完美的,包括自己也是不完美的。还有就是人是有认知偏差的,所以除了要包容,还要自我反省。

另外一点,创业者不能啥都亲力亲为,因为精力会跟不上,另外也得学会相信别人。当你管得越细,一方面自己的精力会被牵扯,另一方面别人会没有被信任感,觉得自己说了不算,找不到成就感。所以管理确实是一场修行。

所以GGV OMEGA也算是您修行的一个环节,在GGV OMEGA上课有什么感受?

我也体验过其它的课程,更多的是偏理论或者说营造了学术环境。GGV OMEGA就是理论结合实践,切换到实战派,在每次课程中安排了有趣轻松的体验,也能学到非常扎实的经验和了解最新的政策解读。

在GGV OMEGA印象深刻的时刻。

开学的才艺表演。我们大部分创业者最大的才艺应该就是创业,所以表演节目确实有点难度,我们组选了一段舞,结果发现每个人都特别认真。

GGV OMEGA开学典礼的才艺表演,右二为王先峰

我觉得创业者始终有一种对任何不熟悉的事情,都会有特别认真执着的追求。在分工上,因为CEO在日常工作里都是最擅长补位的,所以我们很快的达成共识,一晚时间整个团队就学会了一个舞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event_note 11月 2, 2022

account_box 海归 回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