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真理奋斗一生终不悔

1950年省妇代会部分与会人员合影,前排左二为王辩。

王翔千任命书

王翔千回相州后,一直为党工作。他为党员提供吃住并打掩护,1928年秋,诸城县委被破坏,王翔千隐居躲避追捕。虽然找不到组织,但他始终对共产主义坚信不疑,培养、动员8名子女和侄辈参加抗战,资助贫农子弟上学,动员青年参加革命。1950年3月,他当选为山东省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

支持掩护党员活动

叮嘱女儿立场坚定

王翔千回相州后,每有党员来,他便将其藏在场院或学屋僻静处,按时送饭。

1927年8月,在外地从事革命活动的孙仲衢(又名孙鹤田)和田裕旸等人回诸城开展工作,王翔千和王振千积极响应。后经王翔千介绍,孙仲衢到相州王氏私立小学以教师身份作掩护开展工作。孙仲衢和王翔千兄弟等人常在校召开秘密会议。

刘子久以省委巡视员身份到诸城指导农民运动,得到过王翔千兄弟的掩护和支持。

其间,王翔千发展王润存、陈文启夫妇和臧克家等人入党,建立相州党支部。

1928年秋,诸城农民运动遭到镇压,诸城县委被破坏。王翔千只好隐居从农,躲避敌人追捕。

盲动主义路线的过早暴露,令王翔千觉得这只能导致组织被破坏,但一时也无方向。新中国成立后,他在《王翔千的检讨》中写道:那时‘立三路线’‘暴动政策’,我自揣我的身体有些办不到,这是掉队的主因。关于山东党内的左倾问题,山东党史中有明确记载。1936年山东省委重建后的省委书记黎玉在回忆文章中总结:在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影响下,使一个有基础的党遭受到国民党政府的残酷破坏,变成七零八落、残破不堪的党。1933年一年之内,山东省委一级的组织就连续遭受三次大破坏,三届省委或临时工委负责人几乎全部被逮捕;各县党组织也多遭到破坏,少数党员干部虽然坚持工作,千方百计地找党但又找不到上级,致使山东党和中央失去联系达两三年之久。

王辩从莫斯科中山大学毕业后,和同学辗转多地才到达上海。不久,王辩被派到安徽任省委宣传干事。1928年,她在交通站被国民党逮捕,押解到安庆。王翔千得到此消息,让王振千带上钱和书信,借探监之机,叮嘱王辩要立场坚定,耐心等待组织救援。

王翔千种菜园,还经常叫孩子们到菜园干活。他把菜园分给几家佃户,每户分几畦,让他们种菜吃。为了解决家庭经济困难,他开过吉星堂药铺、吉星堂饭店,还挂牌代刻图章。后来又自己做烧肉到街上卖。他不修边幅,沿街吆喝:好酒肴!喷香喷香的烧肉!他有别号劬髯,又叫顽石,著有《髯翁食谱》,印成一本小书,分赠给亲友。

1930年,王辩在党组织的营救下出狱,然后被派往东北。同年,王辩和赵志刚结婚,在东北做地下工作八年。王翔千经常寄钱寄信,鼓励和支持他们。

与组织失去联系 坚持信仰受赞扬

尽管脱离了党组织,但王翔千依然对共产主义坚信不移。他培养、动员8名子女和侄辈参加抗战,资助贫农子弟上学,动员邻里青年参加革命,掩护党的地下工作者……

王翔千通过各种渠道找到王尽美的儿子王乃征,多次给予资助并四处为他筹集学费。当时各党派组织争相发展青年学生,王乃征便征求王翔千的意见,王翔千语重心长地说:你什么组织也不要参加,还是去参加你老子的那个党。

王翔千为家中孩子开补习班,自己编选教材讲课,讲阶级和阶级斗争,讲帝国主义,讲十月革命,讲马克思和列宁主义。他特别强调剥削阶级不劳而食的寄生生活最可耻,劳动最光荣。王翔千最后刻成的几枚图章篆文是廿年民众老长工向贫雇农看齐。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王翔千到相州王氏私立小学任教,收听广播,了解时事。他刻印小报,组织学生分发给群众,激励民众奋起抗日。1934年——1936年,他先后到莒县中学、昌邑玉秀中学和济南育英中学教学。他走到哪里,就在哪里宣传马克思主义,揭露国民党鱼肉人民的丑恶面目,他的不轨言行,导致短时间内就被解雇。

1937年抗战爆发后,王辩、赵志刚,董昆一(化名刘志奇)、王文石一家,受党组织安排来山东从事抗日工作,成立了中共诸城临时特别支部。他们长期住在王家,由王翔千提供吃住并掩护。王翔千把王乃征引荐给王辩和赵志刚,在他们的介绍下,王乃征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伪区长曾带领区丁以武力威胁王翔千变节,王翔千大义凛然,临危不惧。驻青岛的伪滨海警备军李永平派人持重礼前来聘用王翔千做参谋,他不仅不为所动,还回信痛骂李永平。王翔千的精神,受到时任山东分局书记朱瑞的高度赞扬。

王翔千次女王绩在《往事散记》中写道:1938年,诸城临时县委考察了父亲王翔千脱党后的表现,认为他立场正确,虽无党组织领导,仍按党的原则为党作奉献,没有违反党纪的言行,可以恢复党的关系,交黄秀珍(王辩)办理,并决定把他划归相州支部。

节省开支资助学校 弥留之际谆谆叮嘱

1943年9月,莒县北部与诸城县连接部分析置建立莒诸边县,王翔千出任莒诸边县民主政府参议员。1945年相州解放,他被任命为民主政府参议员。诸城解放后,他当了中学教员。日寇投降前夕,他到省委机关驻地任省参议员。

1946年,王翔千随省委机关转移到沂南。1947年初,驻临沂机关搞备战疏散,他要求回老家,正碰上土改复查,被关押了一段时间。当时他在给上级马保三的信中写了一首诗,反映土改存在的偏差错误。

1948年,王翔千在相州老家与弟弟共同生活了9个月,1949年8月移居青岛。1950年3月,王翔千当选为山东省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山东省政协委员、山东省土地改革委员会委员,在省政协驻会工作。

王翔千用每月节约出的生活费,给相州小学购买图书,重建图书室;还给学校购置了一套铜鼓、洋号、腰鼓和文体用品;又赠给相州七村一些农业书籍、给民校做了五十多个小木凳。他从烟台购来一批苹果树苗,栽在松果园内;从青州买来百株蜜桃,栽在松果园东边的菜园里。

王翔千弥留之际,马保三到医院看望。王翔千强打精神,列举了一些事实,告诫马保三要防止干部中官僚主义的滋长,尽一切力量保持党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这番恳挚的遗言,令马保三感动落泪。

1956年5月29日晚10时30分,王翔千心力衰竭,在省立医院与世长辞,遗体安葬于济南千佛山东麓的一处陵园。

2022年,经诸城市委、市政府安排,王翔千灵柩移至诸城莲花山公墓。

本期图片由宋兆梅提供

event_note 11月 2, 2022

account_box 海归 回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