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荟萃)一只虚拟的蝴蝶,虚拟的风

一只虚拟的蝴蝶,虚拟的风

文/合辑

◎蝴蝶——诗艺

文/黑衣人

将黄金练炼成翅膀花纹,不断让腹部收缩,扩充羽翼

仍需触须伸入星系,大半时间你停留在不同事物上

勘察辨认,内部的音乐,花朵的香气,遗失的碎片

——没有现成的花园

让冥想中的存在更真实

——你需要用两翼平衡

加速器中旋转的字符

举笔,在气团后标注曲线,为山河描绘等高线,因此

需携带炼炉,卡尺,透视镜,鸭嘴锄和记事本

常常见你落在一块巨石上翕动翅膀,呼吸,布下符咒

——小小的魔法师,背负起图案

——藏宝阁

——以及翅膀上的豹眼

修补星系的旅行图

甚至落枪管上研究一枚子弹,相对于胆量,你拥有专注

一只蝴蝶诗一个完整的肺叶,虚无间吐纳

一只蝴蝶诗一颗干净的心脏,它为美而生

——一个美得族群,以蝴蝶为

图腾:我曾想象

——一支魔法军团,才艺不俗

个个美轮美奂

◎我的教堂

文/元默

一片碎瓷,滑落 破裂 喑哑

一枚叶子,翻转 落地 沉寂

钟声,栅角处掰细岁月

灰尘,湖面上禅定深蓝

偶有大鸟。划破

钟楼,古铜色的年轮

一只黑猫。一跃

叼走飞檐的月光

烛光里,除了飞蛾

蝴蝶,还有花粉

一线阳光路过

玻璃

文/张相河

我很小心的,在金色的沙滩

放下一个箱子

我将语言

翻译给你听。我安静的,跟玻璃一样

风是我吹奏的笛子

我的信件是雪花

它们旅行

你脸上都笑出细皱纹来呢

◎金

文/张相河

某一天

我很想念

叫麦子的田野

我曾经丢失过

在火煅烧,成为的锋芒的斧子

太阳挂在了

蛛网

◎只要浅喜,不要深爱

文/若诗

一声丫头

对你放下所有的防备

一声宝贝

将年轮一圈圈的缩小

仿佛回到了扎着马尾的青葱时代

不敢去找你

害怕

体内的豹子与闪电,随时冲出来

不敢看你的眼睛

害怕

你眸子里的湖水,淹没我

就这样吧

给我,一半爱恋

还你,一半自由

只要浅喜,不要深爱

◎星空的栅栏

文/夏卿

给我留下马蹄铁,打一双铁鞋

我要径自穿越草原

奔向大海,接通暖流湿气

选好皮子,打一付雕花的马鞍

我要你北方群山起伏

我要马头琴里的祖国,琴声悠扬

等不来邮差,让深爱者上路

给我留下鞭子和铃铛

我要带走雷电,留下彩虹

让马儿走得慢一些

最后,给我留下悲伤

草原上的事物被重新安排,有些却没留下来

如果永恒已经降临

我将放下群山

也将放下星空的栅栏

◎锄地

文/北国雪

葱茏的阳光早已

覆盖田垄荒芜的记忆

长起来的春天,在豆角

黄瓜和目光的藤蔓上

挂满了长短不一的尺子

丈量着脚下叠加的厚望

我和妻子用锄头和土地

编排着秋天的童话

每一锄都有时间划过的声音

与粗重的呼吸一起渗入

夏的根部,擎起拔节的脆响

不敢让脚印留下

太多的期许,每一片绿叶

都是有灵性的心脏

在这个纷繁的世界

不能收留多余的芜杂

抬起头来,旭日正与我

对望,妻子与一朵土豆花对望

这个早晨,除了脸上的露珠

画眉的歌喉,什么都是安静的

◎不安的寺院

文/老彦娟

走出寺院,脚步说不清的羞涩

小尼确信山外,有不一样的风

风吹着鸟鸣涌过来,查找她藏在灰布长衫之下的

小故事。菩提树上,一只雄性的布谷亮出

求偶的绿翅膀,她将经书上的色戒挡过去

动作微微有些慌乱

◎青苔

文/张九龄

拒绝阳光,拥抱潮湿

它们在暗处,以暗的生活方式

用隐忍的力量

安身立命

但它们温柔,轻轻地铺开

内心里的寂静和外界保持一致

绿,不只是一种颜色

更多的是光,它把暗处照亮

而这个世界

不会有更多的声音

下山者

文/黄小线

暮色中,往下走一步

整座山就升高一些

低远处,农家小院亮起了灯火

深山的飞鸟叫一声

草木和石头就有了意义

只要继续往下走,就回归于

砖瓦底下蟋蟀的唱词

听出桃源水声,如米酒飘香

必定有人深醉其中

月色在静默中请安,仿佛迎接

一位隐居的道士。而下山者

把自己交给了一块平地

像是本来就站在那儿

未曾去过高处

event_note 10月 27, 2022

account_box 海归 回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