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金属交易所这场“史诗级”逼空大战,是如何发生的?

资料图。图/IC photo

近日,默默无闻的小金属镍一夜成名,在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刮起一阵旋风。

据财新传媒报道,当地时间周二,伦敦金属交易所期镍(以下简称伦镍)延续暴涨模式,并一路突破10万美元/吨,随后小幅回调。伦敦金属交易所此后紧急宣布暂停镍期货交易,暂停交易前,伦镍价格定格在8万美元/吨,日内涨幅66.4%。

全球不锈钢产业巨头、世界五百强企业中国镍业巨头青山控股集团(Tsingshan Holding Group,下称青山集团),成了此次事件的关注焦点。

青山集团是不锈钢产业的巨头,因为不锈钢产业需要消耗大量的镍,所以青山集团多年来进军产业链上游,握有大量的镍产能。

镍是一种常用工业金属,有多种用途。镍主要用于制造不锈钢,这一用途消耗了约70%的镍,此外还用于镍基合金和电镀。随着新能源产业的兴起,镍在新能源车电池的应用领域备受瞩目。

标志性事件是2008年,青山集团斥巨资买下全球最大镍矿出口国印尼的4.7万公顷红土镍矿开采权。此后,青山集团还把部分镍的商品期货交易移回了上海商品期货交易所,强化了对国内市场镍价格的话语权。

但国际新兴产业的需求空间,总是蕴藏着受欢迎的资本故事。因此,近年来镍在期货交易中颇受关注。

交易员在英国伦敦金属交易所内忙碌。图/ 新华社

商品期货交易的是是非非

这次史诗级事件是发生在商品期货交易中的,要理解和分析这一事件,就有必要了解一下商品期货交易的基本知识。

所谓期货交易,脱胎于远期交易,就是买卖双方签订远期合约,规定在未来某一时期进行交易。通过远期交易,供需双方形成了稳定的供需关系,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市场价格波动的风险。

这些远期合约实现了标准化,就成了交易的对象,形成了期货交易。而所谓期货,就是指商品合约,而不是商品本身。因为买卖的是合约,所以涉及保证金、商品交付等复杂规则,期货交易需要在专门的机构组织、监督之下完成,这就是期货交易所。

期货交易的卖方卖出远期合约,即承诺在未来某个时间点交付合约约定的商品。如果商品在交付时间的价格高于合约售出时的价格,那么卖方就要承受价格差异的损失。反之,卖方就能获得收益。

也就是说,卖方是预判商品价格下跌为前提出售合约的,这就是所谓的空头,卖出行为就是做空。

而买方正相反,因为未来看涨,所以提前买进合约,这就是所谓多头,也就是做多。

所谓多空博弈就是买卖双方对未来商品价格趋势判断不同,通过交易进行的零和博弈。因此,商品期货交易就带有了金融投机的色彩。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期货交易的参与者都是投机者。期货交易中的投机属性也并不完全是负面的存在,市场投机者的参与,有助于加速价格信号的释放,提高市场主体的决策效率。

资料图。图/IC photo

俄乌冲突使期货市场多空博弈激烈化

青山集团在镍产业链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它并非天然的金融投机者。青山集团会买入巨量空头期货合约,也有一定的依据。

受疫情和产业政策的多重影响,近年来新能源电池产业的扩张速度放缓,对镍的消耗增长不及预期,不足以支撑镍价格长期坚挺。而且青山集团作为重量级的镍生产企业,有充分的成本信息。

在伦镍达到2.3万美元/吨时,印尼的镍生产成本甚至还不到1万美元/吨,青山集团持续加持空单也是基于其成本判断。

从需求增长和生产成本角度分析,青山集团的做空事出有因。但是,全球镍供给端却出现了意外。

俄罗斯是世界第三大镍生产国,俄乌冲突自今年年初升级以来,市场对俄镍未来供应形势的忧虑,多头持续发力,多空博弈激烈化。

2月24日,由于俄乌局势,国际市场对俄罗斯制裁加码,市场情绪越来越倾向于多头。当制裁直接断绝了俄镍的国际期货交易时,青山集团就有了面对巨额损失的风险。

3月8日,伦镍持续拉涨,截至北京时间8日14时31分,3个月期货镍的价格上涨109.4%,一度达到每吨100680美元。金属期货交易中的小品种镍一夜之间暴得大名。

如果按照原定的3月9日的交割日期,青山集团面临两个选择:要么现货交割,要么承受巨额亏损平仓。俄镍被禁,青山集团的镍产品并非伦敦金属交易所规定的规格,很难完成交割,那就只能巨亏平仓了。

好在由制裁引发的镍金属的巨幅价格波动,情况极为特殊,引起了伦敦金属交易所的注意。

3月8日20时伦敦金属交易所宣布,取消所有在英国时间2022年3月8日凌晨00:00(北京时间3月8日早上8:00)或之后在场外交易和LME select屏幕交易系统(伦敦金属交易所开发的一种电子交易系统)执行的镍交易。同时,将推迟原定于2022年3月9日交割的所有现货镍合约的交割。

这为青山集团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减轻了损失。而目前也没有其他国内企业参与伦镍交易的情况。下一步事态将如何发展,有待进一步观察。

3月8日晚,青山集团实际控制人项光达向媒体回应称老外的确有些动作,正在积极协调,这或许说明这次伦镍暴涨背后是激烈的资本博弈游戏。

要知道,大宗商品的生产供给方参与期货交易,主要是为了套期保值。比如常见的做空套期,即生产企业在价格较高时卖出期货合约,以期在价格较低时交付现货商品,避免价格下跌带来的损失。而大宗商品的需求方,也可以通过期货交易获得稳定的供给。

但期货市场也确实存在过度投机扭曲价格、误导市场的风险,比如各种虚假夸大的资本故事就是如此。

市场总是存在风险,不低估风险,但也不要对期货交易妖魔化。这次伦镍逼空大战是在国际局势动荡下发生的极端事件。

从宏观角度看,俄乌局势引发的国际纷争对经济的影响远远超出想象。谁也没有预料到俄乌局势,会让期货交易中的小金属品种镍,成了国际期货交易市场的难题。

此次事件的余波还冲击了新能源产业等诸多行业,直接和间接的损失难以评估。这也再次证明了,全球化时代的背景下,和平环境对经济发展何其重要。

特约撰稿人 | 关不羽(媒体人)

编辑 | 丁慧

实习生 | 韦柳伊

校对 | 吴兴发

event_note 10月 27, 2022

account_box 海归 回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